体育频道: 不狂不少年!“新青年”柯洁的“围棋人生”

体育频道
体育新闻
不狂不少年!“新青年”柯洁的“围棋人生” sports.people.com.cn/n1/2018/0505/c14820-29966603.html May 5th 2018, 00:00
  新华社北京5月4日电题:不狂不少年——“新青年”柯洁的“围棋人生”   新华社记者周勉、何晨阳   与“阿尔法围棋”人机对弈时为何痛哭?自己到底是天才还是普通人?怎样看待别人对自己“狂”的评价?五四青年节当天,世界围棋史上最年轻的五冠王柯洁在新华社“新青年2018夏季演讲”的舞台上,向来自全国高校的数百名大学生敞开心扉,分享自己的故事。   “我赢不了,但再绝望也要把棋下完”   舞台中央的柯洁穿着白衬衫,身后的大屏幕上是那几张被大家熟悉的哭泣的照片。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讲述自己“哭鼻子”的经过,柯洁显得有些腼腆和紧张。   “我曾经一度看到胜利的曙光,可是AlphaGo下得实在是太过完美。”那场人机对弈的每个细节,柯洁都能清楚地回忆起来,“棋至第三局中局,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离开了对局室,赶紧跑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忍不住痛哭了起来,这是我第一次在比赛中失控落泪。”   柯洁说,那场对弈的过程和结局“令人绝望”到自己像个无助的孩子,甚至只能抱着前来安慰他的人颤抖无力地说着“我做不到,我赢不了”。   不记得哭了多久,虽然还红着眼睛,但柯洁最终还是回到座位上坚持把那盘棋下完了。他跟在场的青年朋友们说:“我明白身为职业棋手,无论再绝望、再困难也要把一盘棋给下完,这是职业棋手最基本的素养。”   “我不笨,但我也兢兢业业”   自己到底是天才还是普通人?说起这个话题,柯洁没有过分谦虚,也没有那么骄傲。   “我承认自己不笨,是有着那与生俱来的1%的天赋的。但我也是一个兢兢业业完成自己工作的人,在汗水的那99%上,我从来都没打过折扣。”柯洁这句坦然诚恳的话引来在场观众莞尔一笑。   柯洁在年少时是一名不断为自己加压的“棋魔”。白天去棋院与队友们一起训练,回家后继续在网上训练。从六岁学棋至今,他在网上大约有两万多盘对弈,按每局平均接近一个小时计算,今年将满21岁的柯洁,相当于有将近三年时间不吃不喝不睡在下棋。   “这仅仅是我的网络训练而已,平时还有做题、摆棋、比赛。围棋也许很少流汗,可这其中付出如汗水一般的努力,只有我自己心知肚明。”柯洁说,搞不清为什么在一个极度费脑子的项目里,自己居然还有这么多头发。   “狂”是年轻人应有的面貌   除了因为与“阿尔法围棋”对弈而被大家记住之外,柯洁的“狂”也是他为人熟知的一个重要原因。2015年,在梦百合杯世界围棋公开赛与韩国传奇棋手李世石的决赛前,他曾说:“李世石之前说他有五成希望取胜,我想一共是一百成的话,他有五成,传奇是时候谢幕了。”   “也许在很多人看来我是狂妄、无知、自大,但对我们棋手来说,战胜老师或者偶像就是对他最好的尊重。”柯洁说,不狂不少年。自己的狂一部分是性格里的天然成分,但更多的是希望通过这种狂来展现年轻人应有的面貌,也借此改变大家对围棋这项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刻板印象。“围棋是有朝气的,也是有趣的,更是青春的。”柯洁说。   在谈到人工智能时,如今的柯洁早已释然。他认为,人工智能就算再强大,也无法替代对弈本身给人们心灵带来的乐趣。“为每一次进步开心,也为每一次失误懊悔,这些有血有肉的情感体验机器是无法取代人类的。”柯洁说,但从科技的角度来说,不光是“阿尔法围棋”,自己渴望科技能实现更多的不可能,因为这是属于整个人类的破局与重生。

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.com
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, you can unsubscribe here: blogtrottr.com/unsubscribe/ny7/3VmQb3